首页 > 保险 > 海外保险 > 【海外保险】西方国家医疗保险的差异

【海外保险】西方国家医疗保险的差异

2019-08-16 09:29:52 ?????来源:网络
分享到:
西方国家医疗保险制度差别很大。对于一个病人来说,如果能选择的话,最好生活在加拿大,那里看病住院一分钱不花;否则应该住在法国,那里生病需要花些小钱,大钱是能报销的;最不应该呆的地方则是美国,那可是生场病能导致破产的国家。
  最慷慨的医疗保健制度
  加拿大则拥有世界上最慷慨的医疗保健制度,全民保健,每一个公民和永久居民均可以享有,它包括所有主要医护和治疗。这个保健制度由政府提供,费用都由国家承担,比社会主义色彩深厚的法国还好。如果按美国人的观点,至少在医疗保健上,加拿大实行的是“共产主义制度”。
  加拿大政府每年在国民健康和保健上的开支达520亿加元,平均每个加拿大人享受1800加元的医疗补贴,公费医疗包括各种化验、检查、手术及住院费用。一般的门诊不付费,或者付少量的费用,小病的医疗费用可以找保险公司报销,如生大病所有的住院费用,包括伙食费和护理费全部由政府承担。这一点可是相当大的福利,因为不仅住院费用高昂,如果得了绝症,需要日夜护理,护理费可能更高,一般人难以承担。
  而且,加拿大公民和移民可以在任何一个地区,去任何一个医院治疗。不像中国的医疗保险,必须得到指定的医院。如果是北京人移居到外地,生病还得回北京治疗,否则没法报销。加拿大可以在异地看病,如果从一个省迁往另一个省,那就申请当地的健康保险卡就可以了,无需回到原住处。
  我的朋友在那生活多年,也有家庭医生,虽然没看过几次病,但有一次感觉心脏不适,要求检查。家庭医生从善如流地给他开介绍信,让他去大医院体检,结果他在那里享受了国内费用高昂的核磁共振,彩色超声波和运动心电图等,最后什么病都没查出来,得了个心安。
  不仅在医疗保险上,加拿大还提供其它的福利,比如低收入的家庭每个小孩每月可以领250加元,孩子越多补贴越多。生孩子的费用百分之百政府报销,父母双方都可以享受哺乳假。对于在加拿大住满十年的老人,政府给养老金,低收入的还有额外补贴,也可以进老人公寓。那种老人公寓由专人全天侯护理,衣食无忧。不过,加拿大的高福利靠高税率和国债来支撑,福利支出过大,给政府带来沉重的负担,这种像共产主义一样温暖的制度不会长久的实行下去的。
  医疗保险由政府全面包办
  加拿大医疗保险由政府全面包办,其费用来自国家的整体税收,并在国家的层次上进行再分配,所有公民和移民一视同仁,外国人则需自购医疗保险。法国医疗保险则是由国家和私人机构共同经营的,但是政府主导,它的资金来源主要是通过政府强制性的征收。
  如果在职,法国的医疗保险由企业和雇员共同负担,这在法语中叫摊派。一般来说,医疗保险占职工工资的19.6%。企业交大头,职工交小头只占7%不到。不在职、没有收入的学生或者外国访客,则可以花钱买保险,费用不高,几百欧元左右。在法国只要一人工作,一家人都会获得保险。不仅大公司要为雇员提供保险,小公司也有这个义务。他们的保险没有美国那么大的差别,买药先付钱,然后找保险公司报销,失去工作也不会马上失去医疗保险。
  法国政府虽然不像加拿大那样包办医疗保险,但是承担医疗费用。只是政府从企业和个人收取的摊派不足以支付社会上的医疗消费,长期形成的赤字缺口巨大。和加拿大一样,法国面临医疗改革的难题。战后形成的、让法国人沾沾自喜的全民医疗保健制度已经难以为继。
  法国人医疗浪费惊人,买药住院没有节制。我以前的一个亲戚是糖尿病患,在法国访问病情发作。回国上飞机时,被航空公司强制送往巴黎机场附近医院的加护病房,看护了一夜,花了将近上万法郎。最后她一分钱都没有付,病情好转出院时也没有人追讨。为她看病的医生明知她没有付钱,仍然特意追出医院将药送给她。这个医生曾大义凛然的向我表示,付钱不付钱是医院管的事,救死扶伤则是他的医德,听得我肃然起敬。
  当然这种事情不见得每天都会发生。我那位病人亲戚当时身上确实没那么多钱,自己没想进医院,也没想占医院的便宜,是被航空公司自己做主送进去的。但是出院时医院居然既不收费也不拦人,只是事后向我们打听了她的地址,将上万法郎的帐单寄到了她在北京的家中,然后就没有下文了。那笔帐就算做医院的坏帐,这样的坏帐在法国医院金额巨大。
  私人医疗的残酷
  美国医疗保险都是私人保险公司经营。保险公司反对全民医疗保险计划,因为他们担心这个计划会影响他们对客户的收费,使他们不得不向低收入的人提供最低保障的保险,就象其他施行福利制度的西方国家一样。而另一些则从意识形态的立场,反对这种计划,认为这是社会主义甚至共产主义的东西,而美国是典型的自由经济。
  在美国的保险体系中,保险是为有钱人提供的,也是为健康的人提供的,就像那里的银行只给有钱人贷款一样。如果有人被诊断出慢性病或者绝症,比如糖尿病和癌症,他们就无法获得保险。有些靠退休金和固定收入生活的老人,买不起处方药,除非他们省下房租,自己住大街上。
  在克林顿当总统时,美国有超过3700万人没有保险,占人口比例的12%还要多,其中大部分是工人和他们的孩子。许多人为了支付高昂的医疗费而破产,还有近200万美国人因为更换工作而暂时没有保险。有些小企业则因为医疗保险费用高昂,无法为员工提供。医疗保险成本的不断上升,九十年代时占了当时国内生产总值的4%,超过当时任何西方国家。更糟糕的是,其中大部分的费用花在行政上,而没有直接拨付给医生、护士和医院。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夫人希拉里见这种情况,曾经推动过医疗保险的改革,但没有获得成功。
  美国的医疗费是世界是最昂贵的,也是收费最不可思议的。在美国做一次阑尾炎手术就要2万美金,以2004年初的汇率相当于人民币17万。这是一个吓人的数字,因为这种手术放在中国也就是几千人民币,相差几十倍。在美国住院费一天得1500美元以上,比高级的旅馆还要贵几倍,加护病房就得2500美元,是法国的三倍。一般的手术,美国保险公司只付两天的钱,两天以后医院就得赶人,否则就得自付费用。
  如果没有医疗保险,在美国看病是很难堪的事,要么付大笔的预付金,要么被拒之门外。在美国饭店里吃饭,顾客都是后付钱的,饭店并不怕食客吃完饭不付帐跑了。在医院看病则不同,要事先预付费用。本来看急诊是无需先付费就可以接受治疗的。但是在9·11以后,纽约的急诊也是先付费用,有保险的话先收50美元,没保险的则收400美元,相差8倍。这是出于对没保险病人付款能力的忧虑。既没保险又没钱交费的话,就可能被拒之门外。当然出于人道考虑,医院急诊室是不会明说的,可能以没有医生为借口,让你知难而退。也可能告诉你一个远在城外的公立医院,那里没钱的病人都可以获得医治,只是得忍受痛苦,排班站队。
  在美国,每个城市都有一个为穷人治病的公共医院,也称为社区医院。那里治病是无需先付费用的,但是其技术条件和设备可想而知,有钱人是不会到那里看病的。在纽约医院工作的朋友告诉我,美国和中国不一样,在美国的富人不常得病,穷人得病。因为富人预防的好,经常体检,防患于未然。穷人就没有这个条件,生病难求医,平时又买不起保险。贫富差别就是这么大。2004年开始实施的医疗保障法案,为低收入阶层提供了基本保险,是美国式医疗体系的重大改良,但是美国私人医疗保险的机制仍然未被触动。
  在美国,病人如同产品,医生则像律师。有钱的人都有自己的家庭医生,每年固定的看医生、查身体。更富裕人甚至出一笔年费,一次性付给医生,然后看病就不需另付费了。就像请律师,以案例算,而不按小时算一样。而他们的家庭医生,在中国相当于内科医生,是综合性的医疗人员,只能进行一般的处理。如果需要专门治疗,家庭医生会把他的病人转送给专门的医院。由于他把病人送上门,使医院增加了收入,医院要付给家庭医生介绍费,就跟做生意要付佣金一样。美国是一个什么事都以钱来衡量的社会,即使是人命关天的事也是这样。
  实际上,美国的医疗保险业控制在美国保险公司的手中,而这些公司像经营产品一样经营着人们的身体健康。他们依据优胜劣汰的方式为有钱人提供医疗保障。他们甚至控制着医院的收费标准和收费方式,从而控制着住院率,而在这个体制下,医院故意加大自己的成本,增加收入。
标签: 消费 保险 美元 公司 工资 人口 养老金 海外保险 银行

轻财经声明: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轻财经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轻财经。轻财经与作品作者联合声明,任何组织未经轻财经以及作者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凡本网注明来源非轻财经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更好服务读者、传递信息之需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本网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,持异议者应与原出处单位主张权利。

联系我们